01st 2月 2015
Looking for the life’s meaning in Auschwitz

Looking for the life’s meaning in Auschwitz

这里的冬天异常寒冷,雪连续不断下上两天,便可以把一切都掩盖在一片纯白之中。有的时候,树上会挂起一些冰凌,风吹过,偶尔会发出悦耳的叮叮声,好像风铃一般。当地人把它称作上天为亡魂奏响的挽歌,以纪念70多年前在此冤死的110万...

11th 2月 2014
市场入口处摆满了餐桌

孤儿、美食和最不巴黎的巴黎

如果要问巴黎有什么地方能让人“身在巴黎又不像在巴黎”,那么巴黎最古老的传统市场“红孩子市场”(Le Marché des Enfants Rouges)无疑就是那个答案。 尽管巴黎各区在固定时间段都还保留着临时市场,用以...

31st 1月 2014
蒙马特高地 Montmartre 圣心大教堂 Basiliquedu Sacré-Cœur

宿命的流浪

那是这个冬天巴黎最有下雪征兆的日子,温度已经降到了冰点,风刮在脸上刺痛,即便是裹着厚厚的羽绒服,在街上站一会儿也手脚冰凉浑身发颤。但我们偏偏被要求去完成一项户外作业——上蒙马特高地(Montmartre)进行一次田野调查...

28th 1月 2014
Nuit Blanche (White Night) 2012 in Paris

Nuit Blanche: rainy nocturnal wanderings by the Seine

La Nuit Blanche, or White Night, was created in 2002 and has become a yearly staple of Parisian life. Held on ...

28th 1月 2014
谭盾的西湖 音乐会

谭盾的西湖

除了左岸右岸的分法,巴黎还可以从中间一劈两半,左半边多官方机构奢华场所,右半边多平头百姓日常生活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在左半边的七区,那地方不在交通要道或者旅游景点上,所以虽然在巴黎住了许久,也只去过一次。这一次,是为了...

28th 1月 2014
卢米埃兄弟 工厂门口

一部电影的诞生

里昂的烈日晃得我睁不开眼睛,这日头赐给罗纳河谷极好的葡萄和葡萄酿得酒,却让我眯缝着眼带着一抹虚幻看世界。所以,当我走近那栋被玻璃和钢筋框架保护起来的建筑,对比着面前竖起的玻璃上的电影画面时,我仍然有些恍惚——这里真的是世...